用戶名:
   密  碼:
             
 用戶注冊!    忘記密碼?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領導致詞
 
領導致詞
 
更新時間:2015.08.30 瀏覽次數:
 

凌建康: 

      深圳市石岩华侨港澳同胞投资者协会会长,深圳宝安区总商会(工商联)副会长,香港屯门青年协会名誉会长。

                              

 

  深圳改革开放的成功得益于港商的大量进入,深圳成为世界制造基地、出口基地,是香港产业转移的结果。据统计显示,深圳的外资有60%是港资,改革开放27年,深圳迅速发展,投资环境越来越好,已经成为了港商投资的宝地。凌建康先生向记者讲述20年来港商在深圳的投资状况。

机遇与坎坷同在

    1987年,十九岁的凌建康只身独闯深圳,由最初的一个不谙世事的迷茫青年成长为如今身家显赫的企业董事长,改革开放给他成功的机会同时,也给了他太多的考验。凌建康和大多普通人一样,生活十分淡然,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超群的技能……

    1989年凌建康开始在深圳投资办厂,他首先在石岩租了场地开办一家造纸厂,生产纸箱。这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当时深圳的劳动力成本很低,开始在深圳的打工仔都来自深圳附近,语言上的相同,使得上下的沟通没有障碍,另外相互的认同也比较强。凌建康回忆说,当时他经常和一线员工深入沟通,每逢中国传统节日都会放假或者一起共度佳节。这样员工也不会把他当成“外来人”,与工厂共发展,共渡难关。相比之下,到东南亚投资的港商遇到了语言不通的问题,另外由于民族不同,相互也存在一定的排斥。

    可以说,改革开放的初期充满了机遇,只要肯干就能赚钱,尤其是港商又很多优惠政策。很多人就会认为,港商赚钱太容易了,一帆风顺。凌建康却苦笑着说,机遇与坎坷同在。香港与大陆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制度,而又分隔一百多年,深圳与香港多多少少有了一种陌生感。凌建康说,改革开放初期政府部门透明度不够,办事效率低。不了解大陆的情况,不知道政府是做什么的,不知道有哪些部门,更不知道哪个部门负责什么工作。那时候有些资料需要审批,却不知道去找谁,托朋友介绍才找到地方,一个文件审批下来往往需要几个月时间。有时候,我们刚上遇到很多问题,但是不知道去找谁来反映,就是反映了也没有人来解决问题。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政府的服务质量大大的提高了,工作比以前公开透明了,比如有政府网站,有时候在网上就可以解决问题。另外,现在有了很多行业协会以及商会,这些民间组织也发挥了很多的作用,他们成了港商和政府之间的桥梁,沟通更加方便,工作开展也顺利多了。

大陆市场潜力巨大

    改革开放初期,港商投资方式是“前店后厂”,利用深圳低廉的成本生产,由香港销往全世界。凌建康说,刚开始的时候,在深圳只是租了简单的厂房,原料从香港运来,在深圳加工,生产好之后又运回香港,然后在香港销售或者销往国外,那时候是根本不会在大陆销售的,当然那时候产量也有限。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到深圳投资办厂的港商越来越多,同时也面临着竞争。凌建康开始努力谋求开拓大陆市场,而这时候大陆市场需要量急剧增加,因此很多港资企业把市场瞄准了国内,越来越多的港资企业把销售部设在深圳。到今天,凌建康已经把市场主要放在了大陆,正计划在全国各省征求代理商设立销售点。他说:“我希望全国各地都有我的产品,现在主要把产品定位在全国市场,这个市场太大了,开始是没有想到的。当时去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投资的很多港商都后悔了,因为那里的市场很小。”

    深圳发展制造业,主要依靠香港产业转移。随着经济的发展,深圳已经在高科技、金融、物流等高端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其实这些高端产业也正为港商的投资提供了便利,为产业的升级提供了帮助。深圳物流业的发达,现在港资企业不仅原材料来自于国内,出口已经不需要经过香港,而由深圳港直接出口海外。

很多港商创业办厂,或多或少依赖于银行贷款,深圳金融业的迅速发展,使很多港商除了贷款之外还有很多金融方面的便利。

把深圳当成自己家

    凌建康说:“我在香港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来深圳十多年时间,有房有车,事业也做大了。是深圳给了我机会,成就了我的一切。”

    改革开放初期,凌建康和大多数来深的港商是一样的心态:由于对大陆政府不熟悉,而且认为大陆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敢在大陆买地皮、办厂房。担心投资太多,钱不能拿走,希望两三年赚钱就尽快移民国外。他说,那时候真的很想去国外生活,比如美国、加拿大。非常羡慕那些能在国外生活的港人,经常听朋友讲述国外的故事。

    “现在不想移民了,其实留在中国最好。”凌建康笑着说,很有一种回味的感觉。

    现在深圳不仅投资环境好,居住环境也好,可以说是适宜创业又适宜居住的城市。很多港商把深圳当成了自己的家,在深圳买房买车,子女也在深圳读书。当问及他子女的将来时,他毫不迟疑的表示:“我希望我的子女留在深圳,在这里创业,不一定要回香港。”

    凌建康经常开着他的奔驰在深港往来,他说他车技非常好,因为车开得多了。以前从香港到深圳石岩要几个小时,而现在快多了,尤其是西部通道的开通,香港到石岩仅仅一个小时车程。凌建康在与记者交流时,经常说“在大陆那边,在石岩那里。”搞得记者有些纳闷,他解释说:“很多时候,我忘了自己是在香港还是深圳。”

    以前,港商一个星期有五天在香港,两天在深圳,而现在刚好反过来了,有的甚至很少回香港。深圳已经成为了港商的家。

 
領導致辭
首頁| 新聞動態|企業簡介|企業文化|企業榮譽|產品展示|服務指南|產品預購|會員中心|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05-2017 華興行(神香)實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51.YES統計    備案: